那个目光,不曾遗忘


留存安城アンナ一段记忆只是片刻,怀想一段记忆却是永远。——题记轻扣记忆的大门,倾听过去的声音,一阵微风拂过,回忆的大树上悠然落下一片叶子。七月盛夏,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知了不停地叫,大地冒着热气...

留存一段记忆只是片刻,怀想一段记忆却是永远。——题记

轻扣记忆的大门,倾听过去的声音,一阵微风拂过,回忆的大树上悠然落下一片叶子。

七月盛夏,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知了不停地叫,大地冒着热气,不免烦燥。“妈妈,你快一点!买完菜要去买钢笔呢”在星期天没有了钢笔无法写作业的我,却依然要跟妈妈买晚上来客人时用的菜,在闷热的玫击下,不耐烦已经尽显。

人山人海,摩肩擦踵的菜市场中杂乱不堪,声音更是抄的人头痛欲裂。在这个摊子上挤一挤,在那个摊子上推一推,一个摊子上客人趁人多偷拿一颗菜,一个摊子上主人悄悄少算上几两菜,在中午的烈日下,一切显得混乱不堪。

暖阳,照射不到黑暗!

“妈,过那个摊子上看看吧,那儿人少。”“好好,那快走吧。”

简陋异常的菜摊——别的菜摊有推车、三轮车,老板居高临下,而这个摊子却只有一个沾满了灰尘的麻布袋摆在地上,而菜,也是少得可怜。

简陋异常的老板——一个老头,衣衫褴楼,胡子留的长,未经修整,显得杂乱,一眼望去,只让人觉得看见一堆杂草。

“妈妈快一点,就这家挑些走吧,钢笔还没买呢,太晚了作业都写不完明天上学呢!”妈妈一听,好像也是急了,赶忙挑完了菜,却在价格上争执了起来,单价太贵,总价却不给少,双方僵持不下“妈妈,赶紧给了钱吧,时间要紧。”心里想的却是:这老头是个财迷吧,做生意怎么这样,一点也不厚到。

夕阳西下,回家路上一声惊呼打断了宁静

“啊!”

“妈,怎么了?”

“钥匙不见了啊!”

“啊?那怎么行,你再找找,家里可没人呀”

“没有啊,让我想想,让我想想,买钢笔是你自己给的钱,是不是买菜时拿钱给掉了?”

“那怎么办啊,那个卖菜老头几块钱都斤斤计较的,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啊!

更何况是现在这个社会,偷钱包,抢劫人们都只是在旁边看热闹,唉,算了,咱回去看看吧,碰碰运气。”

原路返回,远远地望,依稀看到了一抹身影,那抹左顾右盼的身影,那抹来回渡步的身影,那抹衣衫褴褛的身影……老人看到我们过去,把握着钥匙的手伸出,那是一只怎样饱经风霜的手啊,我隐约在这只手心中看到了钥匙印。落日余辉点点撒下,我看到了震撼了我的那一双眼睛,那是怎样的目光啊——清澈、憨厚、真诚,带着点慈爱,让我心底的偏见一下消失。

“快,拿好,别再丢了。”

黄昏,阻挡不了光明!

风吹散了话语声,耳边荡起的是那样一句歌词“我在爱的人间长大……”那个眼神,不曾消散,我一直铭记。

上一篇:清蒸螃蟹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