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参与提问和回答,创建最好的健康问答社区

精神科医生要当心! COVID-19和大流行对心理健康的影响

阅读:1
原标题:精神科医生要当心! COVID-19和大流行对心理健康的影响

很容易被指责,很容易被政治化,更难于共同解决问题和共同寻找解决方案。

—— 世卫组织总干事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

焦虑和压力障碍

全球气候变化以及旅行和国际交流的增加促进了传染性流行病在各国和各大洲的传播。2019年12月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COVID-19感染,目前正在影响27个以上的国家,引起了人们的恐慌,并增加了遭受病毒威胁(真实或可感知的)的个体的焦虑。

重要的是,包括流感和其他病原体在内的所有感染都会引起这些问题,因此需要采取相同的预防措施,以确保安全和预防进一步传播。然而,媒体报道强调了COVID-19是一种独特的威胁,而不是众多威胁中的一种,这增加了恐慌、压力和歇斯底里的可能性。

流行病不仅仅是一种医学现象,它们在许多层面上影响个人和社会,造成混乱。污名化和仇外心理是大流行传染病暴发的社会影响的两个方面。

恐慌和压力也与疾病爆发有关。随着人们对潜在威胁的担忧加剧,人们可能会开始收集(并囤积)口罩和其他医疗用品。随之而来的通常是焦虑相关的行为、睡眠障碍和整体较低的健康感知状态。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可能特别容易受到广泛恐慌和威胁的影响。

与普通人群相比,慢性疾病,包括慢性传染病,如结核病和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与较高水平的精神障碍有关。研究表明,感染后抑郁症的发病率通常会飙升(如疱疹暴露和炭疽恐慌)。

冠状病毒对精神健康的影响尽管还没有系统的研究,但基于目前公众的反应,预计COVID-19可能会产生涟漪效应。

精神科医生处于独特的地位,可以帮助他们的患者和整个社区了解病毒的潜在影响,并帮助患者、家庭和社会应对这一最新威胁。

污名、医疗不信任和阴谋论

流行病会导致受影响的个人、权威人士和卫生保健专业人员受到污名化;可悲的是,这一趋势已在多个国家和多个传染媒介中出现。在COVID-19中,亚裔男性和女性,特别是华裔,是社会污名化和仇外心理的受害者,他们在网络和个人交往中受到高度的政治化和威胁。

与大多数带有污名的互动一样,这个过程是由于有限的信息,草率的和单一维度的评估,以及一种防御性的公式化反应。所有卫生保健专业人员,特别是精神科医生,必须发出理性的声音,并帮助传播适当的、以证据为基础的信息。

“医疗不信任”指的是对医疗和医疗进步缺乏信任。它导致较低的医疗资源使用和较差的健康状况管理。此外,医疗上的不信任也被用来解释某些种族和民族的医疗保健差异。它与各种疾病和状况有关,包括癌症、自闭症和艾滋病。

在传染病大流行期间,人们把对医疗的不信任与阴谋论联系在一起。在美国的一项研究中,多达一半的受访者相信至少一种与健康有关的阴谋论。在极端情况下,医疗上的不信任会导致反疫苗接种等运动。

对医疗组织的不信任会加重人们的耻辱感和歧视,并导致对卫生建议的依从性降低。临床医生必须保持科学、基于事实和中立的建议,同时强调在COVID-19之后实施整体感染控制措施的重要性。

焦虑症和强迫症

我们预计传染病威胁的后果将表现为纯粹的焦虑和恐慌:担心感染,担心亲人生病,以及担心出现相关症状——即使是轻微的症状。缺乏对冠状病毒的明确治疗很容易加剧焦虑。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焦虑症状并没有达到DSM-5诊断的诊断阈值。但是,患者可以从安慰和教育中受益。

在强迫症患者中,“污染强迫症”——一种不必要的、侵入性的、认为自己很脏、需要清洗、清洁或消毒的担忧——是很常见的。可以理解的是,感知体验(例如,感觉皮肤上有污垢)会加剧这种困扰。在多达75%的强迫症患者中发现了感官体验(但不一定是完全的幻觉)。更强烈的感觉体验(假幻觉)与强迫性行为控制的恶化和洞察力的下降有关。信息处理的偏差与患者倾向于高估威胁有关,这可能会增加与大流行威胁相关的恐慌敏感性,进一步破坏患者的稳定并增加功能障碍。

清洁和洗涤强迫,也是强迫症的一个核心特征,很容易因为传染病的威胁而加重。过度清洁的并发症包括皮肤干燥、皲裂(这可能导致交叉感染)、接触性和特应性皮炎。同样,过度使用有毒的清洁用品也可能导致吸入性伤害。害怕染上一种新的、耸人听闻的疾病可能会使不良行为恶化。精神病学、皮肤病学和初级护理实践中的临床医生应警惕强迫症患者的潜在问题。

精神疾病:一种极端的医疗不信任?

有趣的是,医学上不信任阴谋论最明显(也许也是最有趣)的例子与精神病患者有关。通常,媒体反复报道一个令人担忧的事实(在目前情况下,是冠状病毒的传播),再加上对组织和政府的不信任,以及对身体症状的错误归因,都可能导致错觉妄想。同样,恐惧会迅速导致临床代偿失调,必须仔细监测。

在主流媒体中,与艾滋病和埃博拉等传染病爆发有关的阴谋论的讨论更是火上浇油。对流行病缺乏了解,人畜共患传染病的增加,以及气候变化相当复杂的影响,这些都会影响患者,甚至会使一个健康的人感到困惑。

在精神病和强迫症的交叉点是妄想性寄生虫病,也被称为单发性疑病症、埃克博姆综合征和妄想性感染。从本质上讲,患者认为自己感染了一种目前无法检测和治疗的有机体,因此会导致持续的痛苦。早在1636年,Thomas Browne爵士就描述了这种综合征,称其为莫吉隆斯症(Morgellons Disease) 。妄想性感染的一个值得关注的临床特征是它发生在多个家庭成员中(如folie A deux)。

在大流行背景下的妄想性感染的发展尚未得到研究。可以想象,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关注那些牵强附会、不太可能的感染,因为在互联网上很容易获得未经证实的信息,病例可能会增加。为了解决妄想性寄生虫病,临床医生应该排除器质性原因,并向患者保证没有感染。

结论

当前COVID-19的爆发在社会层面引发了恐慌。在个体层面上,它可能在不同程度上加剧焦虑和类似精神病的症状,也可能导致非特定的精神问题(如情绪问题、睡眠问题、类似恐惧症的行为、类似恐慌的症状)。

我们敦促我们的同事传播良好的感染控制措施,并帮助他们的社区保持文明、礼貌和理性的沟通。较低的精神痛苦怀疑指数有助于早期发现和治疗,并减轻患者的痛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楼主提问日期:

相关文章

狗狗自闭症的表现形式沙盘游戏对自闭症儿童的康复作用可以说《我在北京等你》是李易峰回归小荧幕的惊喜之作了自闭症(孤独症)的教材哪有卖的,教具哪里有卖的?自闭症儿童表现及正确看待自闭症!为防止孩子乱玩手机/iPad,我悄悄更改了这些设置……罗建红团队在《神经元》上发文 有孤独症的小老鼠,如何社交 浙江科技新闻网河南省科技馆组织参与“智爱星星”关爱自闭症儿童志愿服务活动6岁自闭症儿童是“怪才” 认字过目不忘绘画好《自闭症儿童的疾病负担与社会保障》徐云 王慧和王源一起去“春游”,解放小学生的眼睛来QQ音乐听文物讲故事吧又到春游好时节,广州启智学校春游欢乐多!普宁市:爱心志愿者陪自闭症孩子去春游关于活着真好,感恩生活的美文,爱着,活着,真好如何教自闭症孩子分清"你我他"红房子儿童医院启星康复中心-浙江省红房子儿童医院启星康复中心我弟弟的情况是否有自闭症倾向?我弟弟28岁了,2005年名牌大学 爱问知识人成都自闭症儿童康复医院自闭式冲洗阀的工作原理 价格 使用范围-全球玻璃网结构化教育 TEACCH.doc-全文可读

热门文章

蔡逸周儿童多动症300问自闭症儿童RDI(人际交流学习)游戏妥瑞症(又称也称妥瑞氏综合症、吐雷氏症、吐雷氏综合症)雨人故事:郭修锴的不凡人生孤独症儿童个别教育方案(IEP)一位孤独症儿童家长的心路历程半年教会失聪女儿叫“妈妈”郴州市朝阳儿童康复训练中心正式运作谈唐氏儿气息与口周肌肉的训练湛江:自闭症儿培训机构少又贵常州:孤独症康复机构建在家门口淮安市成立首家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孤独的双胞胎1 秋爸爸 宝宝贝贝海峡两岸合作推进“中国关爱自闭症公益联盟计划”浅谈 ABA 疗法郎朗深圳指导自闭症儿童学琴中残联福利基金会副理事长吕力就孤独症问题答记者问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人类死亡的第二大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