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参与提问和回答,创建最好的健康问答社区

不起诉抛弃自闭症孩子的她 并非为了亲情不要法治

阅读:2
还记得那个被遗弃在杭州城站肯德基的男孩吗,他和妈妈最近都有好消息。

诸暨海亮融爱学园内,阳阳(化名)经过治疗如今已经能与别人眼神交流。这对于普通孩子而言算不得什么,而对病情严重,完全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阳阳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而今天(1月9日),上城区人民检察院对母亲小月(化名)作出不起诉决定。

作出不起诉的决定,检察院给出的理由是“基于儿童利益最大化的考虑,且小月认罪悔罪态度良好。”

检察院给出的理由简单而直接,可如果我们认认真真读一读这个单亲家庭的遭遇,深入地了解一下他们的经历和磨难,会对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有更深刻更感性的认识。

这是一个在绝望中挣扎的单亲家庭。

自闭症儿童的照顾难度之大超出想象,从之前的报道看,孩子母亲并非恶意遗弃,也是生活所迫。此前,经过专家评估,阳阳的病情较为严重,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无法沟通表达,对于外界几乎没有反应,必须接受长期的系统性康复治疗。

一个年轻女子,独自一人,既要养家又要照顾孩子,为了生存不得不工作,为了孩子又不得不经常请假,弄得顾此失彼,最后筋疲力尽,濒临绝境。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悲观崩溃失去生活的信心都是可以理解的。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做了各种各样的尝试,也并非不爱孩子不想管孩子了,作出遗弃决定有很大的冲动成分在。

对于小月母子的遭遇,上城公安分局站前派出所的办案民警于晓峰也深有感触,“头一回,给别人做笔录时自己一阵阵的揪心,我也是一个父亲,碰到这种事,情感就变得特别脆弱!” 小月曾对民警说,送走儿子的那两天,她都借宿在朋友家里,几乎不吃不喝,以泪洗面,“她说要不是实在走投无路,绝不会遗弃孩子!”

在这样的前提下,不起诉无疑是对孩子最好的,最负责任的决定。孩子虽然在海亮集团旗下的海亮融爱学园得到了最好的照顾,海亮融爱学园是一家特需儿童康复机构,主要为自闭症儿童提供个性化、专业化的康复服务和为家庭干预提供支持,有专家的介入,阳阳的康复之路会走得顺得多。但是,不管怎么说,母亲的陪伴始终是最好的治疗办法。大家都非常期待阳阳在海亮的这三年时间里,能有巨大的进步。

不起诉小月体现出了法律温情的一面,亲情和法治都是赢家。现在司法程序已经终结,社会应该把关注的目光投向阳阳他们的后续生活,投向那些迫切需要得到社会帮助的像阳阳这样的家庭身上。这起案子的办理过程,处处体现出了爱心的力量。当阳阳被发现时,警方发出的第一条信息就是寻求全社会的帮助。之后,无论警方、检察院以及社会各方都在想办法怎么帮一把。正是在大家的努力下,阳阳和他的母亲有了最好的归宿,也重燃起生活的信心。自闭症儿童的照顾和治疗是一个沉重的社会问题,需要家庭之外更多的社会力量加入到这一神圣的事业中去。

当然,任何时候,任何困难都不能成为遗弃孩子的理由,社会的善意也不能被别有用心者利用了。对于那些滥用社会善意的人,司法部门会毫不犹豫地剥夺孩子的监护权,并对遗弃者作出严厉的惩罚。

(来源:小时新闻)
楼主提问日期:

相关文章

狗狗自闭症的表现形式沙盘游戏对自闭症儿童的康复作用可以说《我在北京等你》是李易峰回归小荧幕的惊喜之作了自闭症(孤独症)的教材哪有卖的,教具哪里有卖的?自闭症儿童表现及正确看待自闭症!为防止孩子乱玩手机/iPad,我悄悄更改了这些设置……罗建红团队在《神经元》上发文 有孤独症的小老鼠,如何社交 浙江科技新闻网河南省科技馆组织参与“智爱星星”关爱自闭症儿童志愿服务活动6岁自闭症儿童是“怪才” 认字过目不忘绘画好《自闭症儿童的疾病负担与社会保障》徐云 王慧和王源一起去“春游”,解放小学生的眼睛来QQ音乐听文物讲故事吧又到春游好时节,广州启智学校春游欢乐多!普宁市:爱心志愿者陪自闭症孩子去春游关于活着真好,感恩生活的美文,爱着,活着,真好如何教自闭症孩子分清"你我他"红房子儿童医院启星康复中心-浙江省红房子儿童医院启星康复中心我弟弟的情况是否有自闭症倾向?我弟弟28岁了,2005年名牌大学 爱问知识人成都自闭症儿童康复医院自闭式冲洗阀的工作原理 价格 使用范围-全球玻璃网结构化教育 TEACCH.doc-全文可读

热门文章

蔡逸周儿童多动症300问自闭症儿童RDI(人际交流学习)游戏妥瑞症(又称也称妥瑞氏综合症、吐雷氏症、吐雷氏综合症)雨人故事:郭修锴的不凡人生孤独症儿童个别教育方案(IEP)一位孤独症儿童家长的心路历程半年教会失聪女儿叫“妈妈”郴州市朝阳儿童康复训练中心正式运作谈唐氏儿气息与口周肌肉的训练湛江:自闭症儿培训机构少又贵常州:孤独症康复机构建在家门口淮安市成立首家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孤独的双胞胎1 秋爸爸 宝宝贝贝海峡两岸合作推进“中国关爱自闭症公益联盟计划”浅谈 ABA 疗法郎朗深圳指导自闭症儿童学琴中残联福利基金会副理事长吕力就孤独症问题答记者问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人类死亡的第二大疾病